昆虫源蛋白粉被农业部列入最新修订的饲料原料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5-12 20:46     来源:ag线上官方

  在山东莒南,现在一些贫困户有了新的收入来源,通过饲养黄粉虫,每月增收约千元。

  黄粉虫饲养比较简单,它们主要吃农业有机废弃物以及混合麦麸的餐厨垃圾,回收餐厨垃圾成本很低。大大小小饭店餐厨垃圾可就此消化,不产生污染反而产生效益。

  “要让城市和农村的垃圾产生高价值,让老百姓挣钱。”该技术发明人、山东农业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刘玉升日前在与中国乡村绿色发展创新联盟组织的专家交流时说。

  “现代农业发展的根本矛盾即资源浪费造成污染严重和综合生产成本上升。”刘玉升认为,我国在粮食与畜产品迅猛增加的同时,农业生产性废弃物的数量同步剧增,迫切需要解决这一问题。

  “黑色农业是有机废弃物资源的全物质循环利用。”刘玉升提出,这包括餐厨垃圾、蔬菜废弃物、生活有机垃圾等。通过30年的探索,他希望在家乡莒南以及中国更广泛的地方解决有机废弃物回收利用难题。

  “农村需要有机物,农村垃圾不能进城。”刘玉升认为垃圾需要简单分类分为干垃圾、湿垃圾和特种垃圾。需要特殊处理的就是特种垃圾,干垃圾需要快速回收利用,湿垃圾是有机物,更需要利用。

  2015年,莒南县磐龙湖生态园成为山东农大科研基地。在这里通过黄粉虫等昆虫和微生物联合转化,不仅可处理有机废弃物,而且繁殖饲养的昆虫能产生大量蛋白粉。昆虫蛋白属于无脊椎动物蛋白,可规避脊椎动物肉骨粉同源性蛋白污染的潜在风险,且填补了鱼粉市场的需求空缺。

  “昆虫蛋白粉的低成本、生产可持续性为畜禽业降低饲养成本,提高产量产质提供了保障。”刘玉升说。

  经过中试推广,已有许多农民积极接受该技术并进行实践。昆虫源蛋白粉被农业部列入最新修订的饲料原料目录,在山东省内许多饲料厂作为蛋白原料或添加剂,用于生产加工畜禽饲料。

  在泰安某公司和甘肃示范点,该技术都取得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为实现农业领域提出的减少化肥农药使用的双减目标,刘玉升还在此基地建成天敌昆虫研究中心和生产繁育基地。

  为落实“十三五”规划,山东省筹集资金4000万元,正开展省级农业废弃物污染治理与综合利用试点。“有机废弃物处理产业将大有可为。开发腐屑食物链就是开辟了农业生产的另一战场。”刘玉升说。

  磐龙湖生态园已经在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利用、生物质资源的全物质循环利用等方面建立了生态产业链。

  “模式好、方向好。刘玉升把学生赶到地里去学习,做出了一些开创性的工作。”中国乡村绿色发展创新联盟秘书长熊定国说。他希望通过多个联盟的合作,把诸如此类的生态模式向全国更多地方推广。

  专家认为,刘玉升在村庄整治示范项目中利用光伏发电、空气能采暖以及进行卫生改厕、自然坑塘污水处理等也是有益的探索。

  莒南县副县长万明国介绍,该县先后被评为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国家绿色农业示范区等先进名号,争创了“国家级出口食品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

  在专家们看来,莒南作为产粮大县当前更要追求质量而非数量。“如果这种黑色经济技术引爆,让更多农民去接受,让更多人把技术孵化出去,能发生很大作用。”中国农业科学院种业知识产权交易中心主任宋敏乐观其成。

  “优良的生态环境,才能产生优质安全的农产品。”加拿大农业部国际合作局副局长周坚强说,加拿大不仅是农业大国,也是科技强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提供大量优质农产品的国家,“与中国互补性很强,科技、生态的合作有很大潜力”。

  “很多人认为主流学术界不支持有机农业,现在形势变了。”有机农业专家朱安妮指出,比如今年3月《自然》杂志发文,对照看,有机农业在生产能力、环境影响、经济活力和社会福利方面,全面超过常规农业。从产量、土壤质量、营养质量、能源最小化、农药使用最小化、污染最小化等指标来看,也充分显示出有机农业是发展方向。

  在政府层面,今年美国政府承认,有机生产是美国农业中最快速发展的一个类型,因而得到很多政策支持。在中国中,也早已指出支持发展绿色有机食品,并把发展有机农业作为推进中国农业结构战略调整、农产品质量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朱安妮透露,中国近几年有机农业发展很快,在“人多地少资源紧缺”的特殊条件下,重点研究有机农业种植技术,正在努力做到“有机、好吃、不减产”。

  中国社科院食品安全课题组负责人邢东田也认同这一点。他表示,“绿色革命”以来的几十年历史证明,大规模推广单一品种,特别是集约化养殖,不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还制造了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这在实践上不可行,在理论上说不通。”他说,“现代农业内涵应该转化为生态有机,要重新探讨农业规模化、标准化、精准化等工业化思维的提法。”

ag线上官方
CopyRight ag线上官方 ALL Rights Reserved